• <table id="qs22o"><noscript id="qs22o"></noscript></table>
    <xmp id="qs22o"><table id="qs22o"></table>
  • <xmp id="qs22o"><table id="qs22o"></table>
  • 首頁> 綜合 > > 正文

    【天天新要聞】1947年初夏的一封信

    2022-07-20 05:54:39來源:光明網-《光明日報》

    作者:蔣殊

    1947年,人民解放軍作戰的勝利預示著中國革命新高潮即將到來。


    (資料圖)

    8月,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四縱隊在晉南與豫北交界兩側強渡黃河,切斷隴海路,東逼洛陽、鄭州,西叩潼關,落腳豫西展開戰斗。

    在這支部隊里,有一個叫王爭的人,來自山西省長治市沁源縣,彼時是中野四縱11旅31團作戰參謀。他的家鄉剛在兩年前結束了一場艱苦卓絕、長達兩年半的“沁源圍困戰”。

    王爭不知道,家鄉與親人如今是什么樣子,也無暇顧及。自1937年參軍后,他一路向南,征戰在祖國遼闊的大地上。

    王爭不知道,這年的初夏,一封特殊的信寄到了他的家鄉——李元鎮下莊村。收信人是他的二哥王守仁。

    這是一封能改變王守仁一家生活狀況的信件。但令人沒想到的是,它被收信人塵封了68年。

    盡管日本人被趕出沁源已經兩年,但那個初夏,家園依然殘敗,生活依舊困頓。所有的人家都殘缺不全,都在拼力維持生存。王守仁全家也一樣,饑餓,貧窮。

    68年后的2015年,王守仁60多歲的兒子王建民在搬家時無意間看到了這封來自舊時光的信。他的心咚咚跳著,慢慢捧起。

    信封上寫著:

    郵至沁源縣三區下莊村,交王守仁先生收,由十一旅卅一團長(寄)。

    輕輕打開,信紙下方雖有缺失,卻看得出沒有在什么人手中輾轉過,只有初始的折痕。信上是油印字:

    王老太太指示:

    令郎王爭同志參加我軍后,忠實于人民解放事業,消滅頑偽軍英勇無比,每次戰爭中屢建奇功。此是貴府闔家之光榮,亦是中國人民之榮幸。

    此次晉南戰役后,全國形勢已進入反攻,我們部隊為了全國人民的徹底大翻身,挖掉總窮根,爭取自衛戰爭之早日勝利,因而目前則進行短期之整訓學習本領。王爭同志在學習與生活中均很緊張,也十分高興,身體亦很健壯,希放心勿念。茲因部隊任務繁重,積極反攻,無暇分身歸里探望。俟將來打倒賣國賊蔣介石以后,勝利的歸里省親或高車駟馬以迎老駕臨部隊團圓歡慶。后會有期,不多贅述。至于家庭困難,我們已函達各級政府予以解決,并希持函向各級政府要求解決為盼。

    此祝健康。

    落款是“十一旅旅長李成芳、副旅長劉豐、政委胡榮貴、主任侯良輔、參謀長王硯泉”。

    部隊來信,細數了王家兒郎的優秀,但最后這句“至于家庭困難,我們已函達各級政府予以解決,并希持函向各級政府要求解決為盼”,想必是來信的目的。一定是部隊得知了王家艱難的處境,很是惦記。然前方烽火未滅,不能讓戰場上沖鋒陷陣的王爭分心,更不忍英雄的家人還掙扎在吃不飽肚子的困境中。

    信上沒有留下確切日期,但看內容知道寫于晉南戰役之后。晉南戰役始于1947年4月4日,5月12日結束。之后,中野四縱在短暫調整后,一路南下。因此,王建民判斷,來信日期應該是1947年初夏。王爭全程參與了晉南戰役。尤其是其中運城西關一戰,作為作戰參謀的他幾次冒險偵察,之后親自制訂出奇襲與強攻相結合的作戰方案,大獲全勝。

    王爭的父母育有6個兒子,個個英勇??箲饸q月中,王家出糧出兵又出力。老大是村里的財糧主任,老二王守仁是民兵隊長,老三是新中國成立后沁源最早的公安局局長,老四王爭更是隨部隊一路征戰,一路立功;老五與四哥王爭一樣,早年也是太岳軍區的一名戰士;抗戰結束后,母親又親手將老六送入軍營,追隨哥哥們參加解放戰爭。

    王建民不知道當時父親和奶奶讀到信時的心情。娘倆在燈下一字一句地讀完信,說了些什么?兒子被部隊首長如此贊譽,王老太太必然欣喜異常,至于“家庭困難”,她并未“持函向各級政府要求解決”。

    幾十年來,從別人口中,王建民漸漸知道了這個家庭的許多往事。

    抗戰時期,家中的碾子、磨盤幾乎連軸轉,這是給八路軍戰士供米面。王家是八路軍最信任的地方,身兼療傷、開會、聯絡等多種功能。家中住過多少傷員,王建民沒聽父親說起過,只知道30年后的1972年,父親去昆明看望四叔王爭時,時任昆明軍區副司令員的梁中玉聽說后,專門接見并宴請王守仁。他就在王家養過傷,得到了精心照料。王家有過太多引以為傲的事跡,但從未給孩子們講起。

    1947年初夏的一封信,竟然在68年之后才被后人發現。陳舊的信紙,捧在王建民手里,一字一句,他讀了無數次。讀過之后,他總是像當年父親與奶奶一樣,默默存進箱底。

    開始,他不理解父親與奶奶的處理方式,然而在讀了多次之后,他突然懂了,比起填飽肚子,當年的父親與奶奶一定更期待信中描述的場景,那就是實現“全國人民的徹底大翻身”后,“勝利的歸里省親或高車駟馬以迎老駕臨部隊團圓歡慶”。他沒機會目睹,卻總是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想象那個無比榮耀的時刻。

    《光明日報》( 2022年07月20日?16版)

    標簽:

    上一篇:微速訊:火山口飛來一只火鳥兒
    下一篇:報道:從兒童視角看世界的“音畫讀本”
    人妻下面被狂玩弄,好大好爽我要喷水了无码,一级特黄aaa大片免费观看
  • <table id="qs22o"><noscript id="qs22o"></noscript></table>
    <xmp id="qs22o"><table id="qs22o"></table>
  • <xmp id="qs22o"><table id="qs22o"></table>